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领导学习论坛 >

弘扬“长征精神” 重整行装再出发

2019-06-21 20:37 光明日报王相坤

党的“ 初心”是“ 长征精神”形成的历史源头


  习近平总书记为什么强调到长征出发地调研是对党的初心的昭示?初心是理想和信念,是激励中国共产党人不断前进的本动力。“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是建党时把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相结合而确立的,它是早期中国共产党人在探索挽救中华民族危亡、探寻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国家富强的道路的过程中形成的。在成立之初,我们党认识到,实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需要一代又一代人艰苦努力。因此,党的二大提出了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最高纲领明确了共产党人的最终目标,最低纲领提出了眼前要做的事情。在中国共产党创立过程中,李大钊、陈独秀、毛泽东等党的创始人积极传播马克思主义,培养党的干部,建立党的早期组织,探索中国革命的具体道路,形成了“红船精神”。习近平总书记把它概括为:开天辟地、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坚定理想、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立党为公、忠诚为民的奉献精神。伟大的革命实践产生伟大的革命精神。“红船精神”正是中国革命精神之源: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形成的优良传统和革命精神,无不与之有着直接的渊源关系。

  大革命失败后,面对国民党背叛革命、对共产党人实行血腥屠杀的严峻现实,中国共产党人进一步认识到,要完成民主革命,必须建立自己强大的武装。党的八七会议提出开展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统治的总方针。这一时期我党举行的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和其他起义,掀起武装反抗国民党屠杀政策的高潮。秋收起义后,毛泽东把部队拉上井冈山,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逐步找到一条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中国革命正确道路,形成了“坚定信念、艰苦奋斗,实事求是、敢闯新路,依靠群众、勇于胜利”的井冈山精神。

  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由于把马克思主义和苏联经验教条化,我们党曾受到重大挫折,特别是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被迫进行长征。在严峻困难面前,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路线力挽狂澜,经过遵义会议,结束了“左”倾教条主义在全党的统治,确立了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实现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事业从挫折走向胜利的伟大转折,从此中国革命沿着正确的航向前进。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长征精神”,习近平总书记把它概括为:“伟大长征精神,就是把全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坚定革命的理想和信念,坚信正义事业必然胜利的精神;就是为了救国救民,不怕任何艰难险阻,不惜付出一切牺牲的精神;就是坚持独立自主、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精神;就是顾全大局、严守纪律、紧密团结的精神;就是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同人民群众生死相依、患难与共、艰苦奋斗的精神。”

  “长征精神”的形成过程,是按照党的“初心”指引的方向不断前进的过程,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长征的胜利,是方向和道路的胜利。长征的过程,不仅是战胜敌人、赢得胜利、实现战略目标的过程,而且是联系实际、创新理论、探索革命道路的过程。”这里所说的“方向”,就是马克思主义指引的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的方向;这里所说的“道路”,就是夺取中国革命胜利的道路。“长征途中,我们党通过艰苦卓绝的实践探索,成功把解决生存危机同拯救民族危亡联系在一起,把长征的大方向同建立抗日前进阵地联系在一起,实现了国内革命战争向抗日民族战争的转变,为夺取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进而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打下了坚实基础。”


  “长征精神”是践行党的“初心”取得的重要成果


  确立了党的“初心”,也就规定了党的目标、使命、路线和策略,但要实现“初心”,必须从干好每一件事做起,一步一步推进我们的事业。不论是“红船精神”“井冈山精神”还是“长征精神”,都是党的“初心”实践的成果。进行长征,客观上是“左”倾教条主义的恶果,在长征初期,错误的军事指挥又酿成血战湘江、红军锐减至3 万多人的恶果。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我们党最终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召开遵义会议,确立马克思主义正确路线在党中央的领导地位,开始形成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这是我们党和革命事业转危为安、不断打开新局面最重要的保证。实施正确的军事指挥,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击退上百万敌军的围追堵截,征服冰山雪岭,穿越沼泽草地,取得长征的胜利。高举全民族团结抗战的大旗,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凝聚起团结抗日、一致对外的强大力量。长征途中,红军将士发扬紧紧依靠群众,同人民群众生死相依、患难与共的精神,红军所到之处,不仅对群众财产秋毫无犯,而且真心实意为人民办事,因此受到老百姓的拥护。广大人民群众深刻认识到,红军是人民的军队,来自于人民、依靠人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民的利益,中国共产党指引的道路是人民群众翻身得解放的正确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