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伟人风采 >

决不许可摆架子 一定要打掉官风 ——重温毛泽东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重要论述

2019-06-12 19:42人民网佚名

1.jpg

1938年5月,毛泽东在延安鲁迅艺术文学院作报告。(资料图片)


  无论是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还是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毛泽东同志对党员干部中存在的各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现象,都进行了揭露和批判。毛泽东认为,各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表现,实际都是剥削阶级思想和旧社会衙门作风的反映,是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坏作风,是广泛存在于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严重问题。


  “我们共产党人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我们人人要有彻底的革命精神,我们不要有一时一刻脱离群众。只要我们不脱离群众,我们就一定会胜利”。今天,重温毛泽东同志批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重要论述,对我们坚定初心、牢记使命,振奋精神投身新时代正在进行的伟大斗争具有重要意义。


  批判工作上的形式主义


  反对把号召停在嘴上、纸上或会议上


  1929年,由于军队成分和斗争环境等原因,当时的红军内部存在比较严重的形式主义倾向。


  红四军内一些同志不顾敌情严峻和红军弱小的实际情况,错误地认为“既名四军,就要有军委”“完成组织系统应有军委”,硬要在前委之下、纵委之上硬生生地插进一个军委,为此更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为达目的,他们攻击当时红四军的前委以至支部,说党代替了群众的组织,四军党内有家长制等。


  毛泽东认为,他们这种攻击又全陷于形式主义,“红四军只有四千多人一个小部队,并没有多数的‘军’,如中央之下有多数的省一样。行军时多的游击时代与驻军时多的边界割据时代又决然不同,军队指导需要集中而敏捷。”少数同志非要设立军委不可,“于工作上是否有效果,于斗争上是否更形便利,不从需要上实际上去估量,单从形式上去估量,这是什么一种共产主义者的态度呢?!请问实际弄得不好,形式上弄得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处呢?……只是形式上以为是党的机关代替了行政机关而认为要不得,这又是同样犯了形式论的错误。这种形式论发展下去,势必不问一切事的效果,而只是它的形式,危险将不可胜言。”


  1930年,在针对当时“以为上了书的就是对的”,共产党内讨论问题,也还有人开口闭口“拿本本来”的心理状况,毛泽东在《反对本本主义》中告诫道:“我们说上级领导机关的指示是正确的,决不单是因为它出于‘上级领导机关’,而是因为它的内容是适合于斗争中客观和主观情势的,是斗争所需要的。不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讨论和审察,一味盲目执行,这种单纯建立在‘上级’观念上的形式主义的态度是很不对的。为什么党的策略路线总是不能深入群众,就是这种形式主义在那里作怪。盲目地表面上完全无异议地执行上级的指示,这不是真正在执行上级的指示,这是反对上级指示或者对上级指示怠工的最妙方法。”他更是指出,马克思主义的“本本”是要学习的,但是必须同我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我们需要“本本”,但是一定要纠正脱离实际情况的本本主义。


  1960年3月14日,山东省历城县委在关于贯彻执行省委关于六级干部会师到田指示的报告中提出,县委及县委各部门自1960年1月1日到3月10日的70天当中,共召开了有各公社党委书记、部门负责人参加的会议184次,电话会议56次,印发文件1047份、表报599份。县级机关设立的临时办公室达22个之多,经常有100多名干部应付文件表报;全县终日忙于填写投送文件表报的人员近千名。县、社领导机关和主要负责干部,也多被束缚在办公室里处理这些文件,应付日常事务,对于上级指示,缺乏认真学习,对于本地情况缺乏调查研究,工作作风陷入简单化、一般化。突出表现为“会议多,联系群众少;文件、表报多,经验总结少;人们蹲在机关多,认真调查研究少;事务多,学习少;一般号召多,细致地组织工作少”的“五多五少”现象。


  针对这种情况,毛泽东专门为中央起草了党内指示,认为这种状态,并非只存在于历城一个县或者山东一个省,很可能到处都存在;这种情况是不能继续下去的,物极必反,全党一定要创设条件,使这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走向它的反面;“五多五少”问题的来源,“不能只在县,还在省与中央。关于省(市、自治区)的方面,请你们注意处理,关于中央方面,我们将采取处理办法。看来一年要对这个‘五多五少’问题谈两次,至少谈一次”。